这个创二代当过警察、做过传媒、搞过金融想做什么父亲都不拦着“父亲让我先自己碰碰壁

发布时间:2021-09-24 06:01:00 来源:雷火竞技登录官网

  在白天鹅江畔楼的中式茶室里,1989年出生的李晧君身穿西装,喝着普洱生茶,接受了羊城晚报的独家专访。李晧君出生在中国香港,求学在澳大利亚,回港工作若干年后,选择在粤港澳大湾区创业,同时希望通过企业的发展,积极参与到云南乡村振兴的工作中,同时进一步普及、弘扬中国传统厚重的茶文化。也许正是通过不同阶段的学习和感悟,这个曾经不羁的少年已经逐步寻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和努力方向。

  和所有创业二代一样,李晧君头顶也笼罩着父亲奋斗几十年创下辉煌事业的光环。他的父亲李祖泽,有香港“出版大王”之称,年少时放弃了入读清华大学的机会,18岁投身香港出版行业,兢兢业业工作了60多年。1979年,李祖泽第一次参观法兰克福国际书展,看到世界各地的文化艺术都有一套套画册来记载,唯独拥有5000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没有。回到香港后,他便积极筹划出版大型画册,第一本便是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,接着有《紫禁城宫殿》等一系列画册出版,在世界各国引发关注,随后分别出版了英文、法文、日文、德文、意大利文等不同语言的版本,弘扬中华文化。从读书、卖书,到后来出版书,在这个过程中,李祖泽也从店员、编辑主任,逐步成长为香港联合出版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  父亲李祖泽把毕生精力花在了中华文化的推广上。然而,李晧君儿时的梦想并不是继承父业,而是成为一名除暴安良、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察。对儿子未来的职业选择,父亲没有任何阻拦,鼓励他自己去闯荡。不过,警察这份职业,李晧君并没有做多久,在圆了儿时梦想后,他又进入了传媒界与金融界工作了一阵子。

  2019年年底,适逢而立,30岁的李晧君选择自己创业。“首先是响应国家的号召,现在国家很鼓励香港、澳门的年轻人在粤港澳大湾区创业。”他说,其中也有着父亲对自己价值观的影响,对家国情怀的理解,“父亲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概念,他从小就教导我,要认真领会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真正意义。”

  而创业的方向,则是父亲关注的另外一个产业——大健康领域。父亲爱喝普洱茶,早年也有一些积累。耳濡目染下,这些都成了李晧君进军普洱茶市场的诱因。很多爱茶的人,从开始喜欢喝茶,慢慢就会变成一个收藏家,因此也慢慢积攒了一点“家底”,这些也成为他创业的资本。

  另外一个推动李晧君的主要因素,则来自于他的亲身经历。“在一次云南的茶山参观之后,我跟当地农民进行了一些接触,觉得这个行业空间非常大。就像习总书记所说的: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”在勐海的布朗山头,满山的茶叶摘完后,一两个月又重新生长,让他看到了原材料和货源的稳定性。这些综合因素,促使李晧君创立了勐海赤日中天茶业有限公司,选择了一个看上去和年轻人并不“搭界”的行业,但在他看来,这个行业沉淀着中国数千年以来独有的厚重历史。

  创业都是在艰难险阻中杀出一条血路。虽然跟随父亲从事出版业可以少走很多弯路,但李晧君决定专营10年以上的普洱生茶。父亲也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私家珍藏,支持李晧君起步。在他印象里,自己的创业过程中,父亲处于一个陪跑的角色,一直都在鼓励他不要有太大的压力,“最重要的是不断的求进步”,从不干涉李晧君在具体经营上的事务。

  “企业经营需要一个稳定的营商环境,我们也在不断探讨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可能性。”他说,受父亲影响,他感受到了在内地会有更多发展机遇,于是选择在广州扎根发展。

  创业当然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最初,在拜访一些有经验的老茶人时,李晧君的娃娃脸和刚刚创立的茶品牌,也遭遇了不少怀疑。“他觉得,你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跟我来讲茶?”在经营企业上,自己也没有太多经验。老茶人基本上也都是收藏家,觉得自己的茶叶最好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李晧君的选择是以茶说话,一个个登门拜访,让对方去品尝自己的茶,用诚意、透过茶的品质去说话,最后慢慢地成功融入他们的圈子,得到了认可。

  但是如何把茶的品牌做出来?把茶的品牌做好做响?仍然要考验企业经营者的智慧。父亲李祖泽曾经担任过王老吉药业董事长。“父亲认为,做茶叶和做王老吉同属于大健康领域的范畴,有可以参考借鉴的地方。同时他也强调,茶叶是用来喝的,而不是用来炒作的。”明确了这个定位,在当下茶饼的价值远高于茶叶的情况下,李晧君选择把部分产品从一块块茶饼拆开,做成一泡一泡地销售。“如果卖茶饼的话,价值会比我们现在拆成一泡一泡高很多的。但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喝得起老茶,接触到老茶。所以我们在产品的设计方面,也要方便消费者,成为相对比较大众化的产品。”李晧君说。

  既然作为大众消费品,那么标准化和规范化就是必经之路。公司在勐海设有加工工厂,全国运营中心则设在广州。除了传统的经销渠道,也通过天猫等网上旗舰店的方式,进行产品销售。但这些只是李晧君的小目标。父亲一生从事中华文化的推广,这也给他种下了一个理念,他希望能追随父亲的脚步,把普洱茶推广到国际市场上,“立顿品牌赫赫有名,很多原料也来自中国,为什么我们中国就不能产生这样的品牌呢?”将自己的品牌国际化,则意味着这个传统的行业需要的第一步就是规范化和标准化。

  在看到了这些问题之后,李晧君也积极利用自己另外一个身份为普洱茶产业而奔走。作为云南省政协委员,他的提案主要集中在茶产业规范化上。他希望能够推动当地茶企通过建设现代化生产设施,推动云南普洱茶产业国际化发展。

  就在不久前,赤日中天的茶业研究院也落户广州。在启动仪式上,李晧君与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茶学系、广药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拟在合力打造标杆茶产业品牌的同时,通力合作,进行人才培养和行业技术研发。

  不过以上这些,都只是他的小目标。李晧君的大目标,则是利用自己的身份,为弘扬茶文化多做事情。“香港有平台优势,云南现在也是我的半个家乡。”李晧君希望,通过一带一路的平台,利用自己的茶品牌不断国际化,把全世界的茶文化串联起来。

  羊城晚报:你对职业的第一个选择是警察,然后又做传媒和金融,父亲对你的就业前途有没有指导或者干涉?

  李晧君:从小到大我父亲给予我的自由度都是挺高的,放开了让我去做。他觉得我刚刚毕业,在年轻的时候,应该到社会上多闯荡一下,该碰的钉子碰一下,让我有一个成长的过程。这些会对我从事商业以及自己创业,有很大的帮助。在创业铺路上,他也不太积极,先让我自己历练一下,碰碰壁。很多事情只有自己亲力亲为之后才能了解到,为什么这个事情会这么发生。

  我们是属于比较和谐的那种,大家都是有商有量的。比如说我遇到一些问题,他就会建议我可以怎么解决,我采不采纳,就是随我自己,他也不会过分干预。如果我有困难去找他,问他该怎么解决的时候,他非常乐意帮忙。比如我的老茶业务,部分就来自于父亲的珍藏。我跟父亲商量这件事的时候,他二话不说就拿出来了。

  李晧君:我父亲是一个文化的推广人。父亲给我最大的感觉是一个很勤奋的人,我读小学的时候,他每晚6、7点回家吃晚饭,9点又要去出版社准备报纸出版,回家经常凌晨三、四点,几十年如一日。我当时年纪很小,不能理解这份辛劳。现在慢慢长大之后,我逐渐懂得了他有一种使命感,他觉得弘扬中华文化,对整个国家、民族发展而言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,所以他自己辛苦是不算什么的。现在弘扬茶文化,也是属于整个国家文化推广的一个方向,所以创业即使辛苦,我也觉得值得。

  但我们年轻一代会有点想法不同。父亲那个时代的香港人,只要够努力,肯定能有所回报。而现在市场竞争更激烈,环境更多元化,更需要有洞察市场的能力和灵活的处理信息的能力。

  李晧君:有一些底线必须遵守。家训中第一条就是违法的事情一定不能做。第二,我们家庭核心价值观必须是爱国爱港,这两个是很重要的界限。

  李晧君:肯定有的。我父亲的成就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挺难复制的,他在他自己的行业里面已经做成标杆。父亲也和我谈过这个包袱,他说,所有荣誉和社会的名声,最后也都是身外物;他对我的要求最重要是要做好自己,继续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只要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对的,他会全力支持我。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对于社会来说就是增值。


总部地址:河北省沧州市献县河北易兴大厦9层

北京地址:北京市大兴区兴创大厦1004室

武汉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关山大道保利国际公寓B栋1306

西安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凤城五路维纳斯酒店11楼

长沙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长沙大道至雅大厦2604室

沈阳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中铁瑞达广场B座1205